欢迎来到国标律师事务所!

国标律师事务所

首页 >> 新闻中心 >>法律研究 >> 诉前禁令在专利纠纷中的作用
详细内容

诉前禁令在专利纠纷中的作用

时间:2018-06-20     作者:王春【原创】   阅读

诉前禁令,又称为诉前行为保全,是临时禁令的一种。专利纠纷中的诉前禁令,是指在提起诉讼之前或提起诉讼的同时,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向人民法院提出诉前责令被申请人停止侵犯专利权行为的申请,人民法院经审查符合规定的,裁定责令被申请人停止侵犯专利权行为并立即开始执行。这是为了履行入世承诺,我国自2000年起建立的诉前停止侵犯知识产权制度的一部分。随着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司法解释以及2012年修改的民事诉讼法则统一规定了行为保全制度,法律将行为保全制度的适用范围扩展到整个民事诉讼领域,并且增加了责令被申请人作出一定行为的规定。

通常观点认为,设立行为保全制度的正当性依据是存在难以弥补的损害。正是因为存在事后赔偿难以弥补的损害,才有必要在损害赔偿制度之外,设立行为保全制度,允许当事人在法院作出终局判决之前,申请法院责令对方当事人作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难以弥补的损害是行为保全制度中最为核心的概念。作出行为保全,人民法院应当对胜诉可能性、难以弥补的损害、双方利益平衡以及社会公共利益四个因素进行整体判断,综合考虑。

根据最高院司法解释的规定,停止侵犯专利权行为裁定的效力,一般应维持到终审法律文书生效时止。人民法院也可以根据案情,确定具体期限;期限届满时,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仍可作出继续停止有关行为的裁定。

诉前行为保全制度的建立也是为了呼应“进一步贯彻全面赔偿原则”的知识产权审判领域的大趋势而做出的重要举措,该制度能够在诉前及时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降低权利人的维权成本,加大侵权人的侵权成本和侵权惩罚力度。早在2007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建明在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和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就讲到:一、要进一步贯彻全面赔偿原则。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让权利人的损失得以全面弥补,合理的维权成本得到完全补偿。要依法适当减轻权利人的赔偿举证责任。对于故意侵权和假冒、盗版等情节严重的侵权行为,除依法判决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外,还可视具体情况依法予以民事制裁,使侵权人依法受到严厉的惩处。二、要高度重视依法适用临时措施。要确保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裁定,并立即予以执行。要准确把握采取诉前临时措施的实质性条件,对于临时禁令,要重点审查判断被申请人构成侵权的可能性,并考虑诉讼时效和损害状况以及公共利益;要科学、合理地确定担保要求,临时禁令案件可以在确定初步担保金额并采取措施后由当事人协商确定或法院根据案情及时确定追加担保。

在现实案例中,有众多经典案例可以表明诉前禁令是保障专利权人和利害关系人合法权益的重要措施。例如:

2015年度北京法院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之九:雅培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诉湖南英氏营养食品有限公司等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该案中,雅培公司是专利号为ZL200730158176.0、名称为“容器”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被许可人,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英氏营养食品公司、枫树食品公司、英氏乳业公司委托兴华塑胶公司设计、生产了被诉侵权的米粉罐,并在九款罐装米粉产品上使用了该米粉罐。乐友达康公司销售了上述米粉产品。雅培公司认为该米粉罐外观设计与雅培公司涉案外观设计相同。在本案起诉前,法院根据雅培公司的申请作出了停止侵害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民事裁定书,并于2014年6月先后向被告一至被告四送达了该民事裁定书。法院在确定本案具体赔偿数额时,既考虑到了受保护权利的类型、涉案外观设计对被控侵权产品销售的贡献率等因素,也充分考虑到侵害涉案外观设计的侵权产品多达九种,且该九种侵权产品生产销售量较大、销售范围较为广泛、持续时间较长、各被告方的主观过错非常严重,尤其是在法院发出诉前禁令后的两个多月时间内被告方仍然不停止侵权,漠视法院禁令,主观过错极为严重,故法院按照法定赔偿数额的上限确定了本案经济损失的赔偿数额,全部支持了权利人关于经济损失的索赔请求,充分弥补了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提高了对恶意侵权行为的制裁力度。该案既是法院通过诉前禁令及时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的典型案例,也是法院通过提高赔偿数额,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典型案例,在诉前禁令的作用和赔偿数额的确定上具有借鉴意义和示范作用。

2016年度广东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例之七:克里斯提·鲁布托申请广州问叹贸易有限公司等诉前停止侵害专利权案。该案中,克里斯提·鲁布托是专利号为ZL201430483611.7等外观设计专利权利人。克里斯提·鲁布托认为问叹公司、贝玲妃公司、欧慕公司正大量制造、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九款口红,如不及时制止,将对其合法权益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请求法院责令问叹公司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九款口红,贝玲妃公司、欧慕公司停止制造涉案九款口红。法院在组织双方听证后裁定问叹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九款口红;贝玲妃公司立即停止制造涉案九款口红;驳回其他禁令申请。裁定的法律效力维持到终审法律文书生效时止。克里斯提·鲁布托应当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依法提起诉讼。逾期不起诉的,将依法解除禁令。该案全面阐述了对诉前禁令申请的审查内容,明确了在诉前禁令审查中对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是否造成难以弥补损害的具体判断方法,强调在被申请人表示无须提供担保的情况下,仍应要求申请人提供合理、适当的担保,有力保障了相关市场秩序,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从上述的最高院领导人讲话以及专利侵权司法案例中,我们不难发现诉前禁令在专利纠纷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是权利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一把利剑,能够尽快停止侵权行为的延续,及时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避免难以弥补损失的发生,弥补损害赔偿制度的缺陷。同时诉前禁令也对专利侵权人产生了巨大威慑,加大了侵权成本,有力地防止了侵权行为的泛滥。


技术支持: 新伙伴 | 管理登录